穿Zara、优衣库的北上广青年,你已经沦为新村炮了!

【黑奢(黑卡)奢侈品 品牌资讯】对买衣服只图省事的直男来说,Zara、优衣库等快时尚品牌比亲妈还亲。


进店就能拿、看上就能买、价格还特便宜,20分钟解决一个月的穿衣问题,省下的时间还能和兄弟组团打两盘游戏,狠狠戳到直男G点。

但人没有最懒,只有更懒,去趟Zara还得换衣穿鞋,离开自己的蜗居,多麻烦。


如今兴起的一种模式完美解决这个问题,它是快时尚和电商的结合体,坐在家里1秒钟就能买完衣服,还比亲自去店里买便宜。


单看名字,就能感觉到它全方位碾压快时尚的气质:「Ultrafast Fashion - 超快时尚」。

超快时尚电商代表:ASOS


在超快时尚面前,快时尚之流都是渣渣。论速度,从设计到上市售卖,Zara平均需要5周时间,而英国零售电商Misguided只需一周时间。

就靠这一招,仅在去年一年,Misguided营收增长率就达到75%,而Zara已经降低到10%,另一个快时尚品牌代表H&M更是跌到4%。

「天下武功,无坚不摧,唯快不破」,这句话在快时尚圈是毫无疑问的真理。


但在康总眼里,这种一味追求速度的时尚,根本就是垃圾。


4500种样式,件件是垃圾


走进Zara等快时尚品牌门店,一不小心就会被各式各样的衣服晃瞎眼。


同一个样式,红橙黄绿青蓝紫排成一排,一周七天换着穿,就当是致敬同性恋的彩虹旗。而当你下周再次光临门店时,它们又被换成画着各种图案的联名T恤衫 。

在超快时尚手中,这种精神更被发扬光大,ASOS是英国最大时尚电商,每周推出4500件新品。与之相比,Dior、LV等奢侈品大牌,算上成衣皮具鞋子配饰,全家老小一起上,一年的新品数量也不过成百上千。


而在ASOS的官方网站里,仅衬衫一项就有2230种样式,还在不断增加。


康总我划鼠标划了半小时,愣是没有翻完,想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衣服,还不如扔骰子靠谱。

在超快时尚的世界里,完全不需要试衣服,全凭感觉下单。没有审美的人,永远只能在一堆烂摊子里挑出最差的那一件。


只会抄袭的人,不配做时尚


周一早上,当快时尚/超快时尚品牌决定制作新系列衣服时,周日傍晚你就能在购物网站上点击下单。


支撑起这一切的,是遍布全球的流水线工厂。


这些品牌有常年驻扎在各大T台秀场的队伍,一旦发现有价值的设计,便立刻投入生产销售,一周后就被世界各地的用户套在身上。


而那些被抄袭的衣服,还要等几个月的时间,才能和大众见面。

左:Dior 右:Zara

左:Gucci 右:ASOS


在快时尚的崛起之路上,抄袭的声音从来没停止过。但对消费者而言,能在第一时间穿上最新款的设计是天下头等大事,没人在意它来自哪里。


为了减少成本、刺激消费,商家在前期只发布少量商品,如果市场反馈良好,便立刻加快生产,把商品铺满各个店铺。

每次快时尚品牌更新产品,总有大城市的年轻白领沾沾自喜,庆幸自己用白菜价买来限量版,第一时间感受到自己离「时尚」这么近。


他们永远想不到,在懂时尚的人看来,他们身上的廉价商品只是A货集中营。


不把顾客当人看


当年第一次走进快时尚店铺时,康总差点以为自己来到菜市场。


店里到处是人,喇叭里反复播放着「本季上新、打折优惠」的声音,试衣间排队远比挑衣服花时间,收银员带着格式化的微笑说着:欢迎下次再来,下一位请到这结账——


有条不紊,不浪费一分一秒。

店员的主要工作除了收拾好散乱的衣服之外,只剩下告诉你哪是试衣间、哪是洗手间,体会不到被人服务的感觉。


超快时尚更不必多说,在他们眼里,用户只是一张行走的银行卡。想要把买衣服变成一种享受,只有在那些老牌商店里。


时尚作家「Dana Thomas - 黛娜?托马斯」这样描述她1982年走进「Dior - 迪奥」门店的感受:


店里没有音乐,顾客们都压低了声音说话……店员娴熟的用灰色包装纸把香水包好,不用胶带或胶水,而用白色的带子打上蝴蝶系好包装。


这种对人最基本的尊重,如今已经变成神话里才有的奢求。

这是个无比焦虑的时代,买衣服求快、吃饭求快,做什么事都怕慢人一步,却忘记享受生活中的乐趣。


一切求快的时代里,我们感受不到快乐,也忘了追求快乐的理由。


本文来源于【杜绍斐】